玄智閣樓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jcrx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表小姐-第一百一十五章 有求相伴-nv3cv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常妍呼吸一窒。
这个王晞,来来去去都是这些手段,只会拿银子砸人!
她在心里讥笑,却又不得不承认,王晞这手段还真是挺有效果,让她意外的是她没想到王晞对自己身边的人也这样。
可见王家是真的很有钱了。
她对来拜访王晞又多了几分期待。
“王家表妹!”常妍笑盈盈地和王晞打着招呼,脸上的表情比平时可是热情了好几分。
王晞仿佛看到那些有求于她的王家女眷们,心中顿时竖起了一道防线,让白果带了白术几个下去分珍珠,留了白芷给常妍上茶。
常妍少不得要恭维王晞几句“待人宽和”、“大方爽快”之类的话。
王晞笑眯眯地听着,更加确定常妍有求而来,可她就是不问常妍为何而来——求她还想自己先开口,哪有这样的规矩。
常妍东扯西拉地说了半天,见王晞就是不住枪口上碰不说,还问换了白芷来服侍她们茶点的白术,送去云居寺的米面准备好了没有,向常妍解释说她自上次跟着太夫人去云居寺礼佛后,就觉得云居寺绿树成荫,斋席很好,想着这天气越来越热了,要不要去云居寺住几天:“就让王嬷嬷准备了些米面,这两天就捐给云居寺,到时候也好借住几天。”
天气的确是越来越热了,永城侯府因为人口越来越多,住的地方越来越小,砍了好几次树盖房子,就没有别人家的古树多,自然也就没有别人家荫凉。常家又重男轻女,常妍虽是二房的独女,颇得父母的宠爱,可住的地方的确没什么值得称道的。
王晞肯定会想办法带着常珂。
莫名的,常妍这样笃定地想着,心里又是一阵不舒服,偏偏王晞说着这些话还站了起来,道:“三姐姐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我还想着要不要送桌素馅包子去。今年的冰少,借住云居寺的人家肯定多。如果只是送些米面,怕没有什么稀罕的,云居寺未必会答应让我们借住。素馅包子就不同了,是我屋里厨娘拿手的手艺,这样热的天,放不往,肯定没有人家这么做。”
你知道没人这么做你还这么做?!
常妍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却又不得不承认要是王晞真的做了素馅的包子送过去,弄不好云居寺真的会整理出个院落让王晞去借住几日。
但王晞这番站起来说话的举动在礼仪规范中是委婉的送客,这就让常妍脸上有些不好看了,可她又不得不装没听懂,拉了王晞继续说话:“王嬷嬷那么能干,哪里就要表妹亲自去看,你吩咐一声就是了。”
王晞在心里冷笑,可没打算惯她这求人还一副不是什么大事的姿态。
她娇笑道:“我知道啊!可我想去厨房,趁着她们做素馅包子的时候吃几个,这几天天天的凉面,我有点想吃包子了。”
王晞有点苦夏,到了夏天就想吃重口味的食物,吃多了又上火,王嬷嬷亲自熬了凉茶要看着她灌下去才作罢,弄得她苦不甚言,还寻思着要不要去找冯大夫给她开几副补药。
常妍这下子想拦她也没有用了,只得说明来意:“我来找妹妹是有事相求。”
王晞故意面露诧异,这才坐了下来,道:“永城侯府权势煊赫,几位长辈也俱都是能干之人,什么事能让三姐姐求到我这里来?”她说着,还佯装害怕地朝旁边挪了挪身子骨,继续道,“就怕我人小力弱,帮不上三姐姐,到时候三姐姐可别怪我才是。”
这话还没有说出来,她就拦了回去,常妍也只有在心里苦笑,谁让自己有求于她呢?
九闕夢華·絕情蠱
若是平时,常妍肯定拂袖而去,可这一次,她所图隐秘,她只能硬着头皮道:“正是因为不好求长辈,所以才求到了表妹这里来了。”她怕王晞作妖,忙将所求之事告诉了王晞:“我听说表妹家里和济民堂有些渊源,能不能帮我求支百年的人参。”
百年人参颇为稀少,但像王晞这样自家也做药材生意的,遇到好东西,特别是这种救命的东西,当然是先留着自己用。别人求不到的,对她来说却很平常。
但王晞不想帮这个忙。
永城侯府人人都好着呢,常妍肯定不是为了永城侯府的人来求她,那常妍不是拿了去做人情,就是为别人所求。如果是前者,她凭什么给常妍做面子?如果是后者,既然都能求到常妍这里来了,为何不能来求她?
何况这段时间常妍和施珠走得很近,要是常妍是为施珠来求她,最后东西到了施珠的手里,她得气得吐血。
王晞笑道:“蜀中产药材,就算和济民堂没有渊源,这样救人性命的药材家中也不可能不备着。只是你所求的是百年人参,这样的灵丹妙药都是在长辈手里的,三姐姐想要,也得给我个能在长辈面前说话的理由才是啊!”
她猜常妍肯定没办法明言。
常妍果然面露难色。
王晞看似给她台阶下,事实上却是在堵她地道:“不知道是什么人要?用来做什么?济民堂的冯大夫是看着我长大的,他的医术十分了得,要不,我给你牵个线,把人领去冯大夫那里瞧瞧?或者是能用普通的人参顶一顶的,我这里还有两支二十年年份的人参,实在是要的急了,你先拿去用了。”
人参到了二十年年份的,虽值钱却不稀罕。要是常妍敢拿去给施珠,她就能嚷得全京城都知道施珠连二十年年份的人参都弄不到,让她底子面子全都没了。
常妍的神色就有点不太好看。她支支吾吾了半晌,也没有说出要百年人参做什么,倒是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句活话:“也不知道二十年的人参有没有用,要是有用,少不得还要来求表妹,或是去济民堂瞧一瞧。”
王晞点头,让白果送走了常妍。
常珂急急地赶了过来,抹着额头的汗问王晞:“三姐姐是不是来过了?”
編輯化偶像
看来事出有因啊!
我的總裁姐姐
王晞亲自倒了杯酸梅汤请了常珂坐下来说话。
億萬妻約,總裁慢點追! 鄰小鏡
常珂喝了口酸梅汤,定了定神,这才道:“三姐姐让我来求你,可我觉得有些不妥,不仅婉言拒绝了,还劝了她良久,她答应我不管这件事的,没想到她还是来求你了。我早赶晚赶,还是没有赶上。”
吾家萌夫初養成 最團子
王晞这才知道,原来是襄阳侯府二太太,也就是襄阳侯府四公子解逢的母亲生了病,需要百年的人参入药,襄阳侯府没有,已派了人去庆云侯府想办法,谁知道常妍听了却急巴巴地求到了她这里。
这明明就不关常妍什么事啊!
这情情爱爱的力量就这么大吗?能让一个养在深闺的矜持女孩子方寸大乱。
难怪常妍说不出口。
常珂却比王晞想的周到,她提醒王晞:“前些日子皇上和皇后先后生病,京城如今但凡有这样好的药材,多敬献到了宫里,我猜测就算是谁家有这样的好东西,那也是留着自家救命用的,决不会轻易拿出来做人情,何况襄阳侯府的二太太不过是因为女儿嫁到了庆云侯府做了世子妃才在襄阳侯府比别人体面些,又不是二老爷得了病,就算是襄阳侯府求到了庆云侯府,也未必如愿。你可得多一个心眼。”
都市神眼
大家都知道王晞有钱,家里还做药材生意,怕就怕太夫人被人说动了,也来求药。
王晞望着外面明晃晃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的阳光,长叹一口气,叫了王嬷嬷进来,道:“我们还是云居寺去住几天吧?这府里就没有一个安生的时候。”
王嬷嬷巴不得。
这几天王晞都瘦了,大大的眼睛显得越发的圆溜,小脸瘦得只看得到眼睛了。
“我这就安排下去。”王嬷嬷说话的时候已经在心里盘算着出行的事宜了,“最多两天,大小姐就可以出门了。”
王晞连连点头,如常妍所想的那样,邀请了常珂同去。
常珂很想离开永城侯府出去小住些日子,只是她母亲那边需要好好的安抚,她得先去和母亲商量。
神魔特勤-bl向!慎入!
王晞催了她快去,自己跑去厨房看厨娘做素馅包子去了。
青菜馅、豆沙馅、豆腐馅、香菇馅……厨娘一口气做了十几种不同口味的包子。
王晞突然想起件事来,她对厨娘道:“我记得在我大姑母家吃过一种包子,香得和这香菇一模一样,里面包着豆沙,你们能做吗?”
厨房里的人面面相觑。
王晞就仔细地说着自己吃过的香菇包子是怎样的。
真武庙的逍遥子和海涛收到四顾山的地契,不由感慨连连:“没想到王家这样的仗义,那么大一片山头,说给就给了,这个人情不好还啊!”
海涛和逍遥子有不同的看法,他道:“四顾山的地契我们之所以查不到,是因为它一直被当成女子的陪嫁辗转于不同的人家,怕就怕这地契是王家长辈准备给女儿的陪嫁。这一啄一饮的,都是因果。我们多多少少要给别人点补偿才是。”
位面匪徒
逍遥子问海涛:“你的意思是?”
海涛想了想,道:“他们家不是在寻香方吗?正好我这里有一本寺中一位长老仙逝后留下的香方集,十分的高妙,我想着不如借花献佛,送给王家的那位大小姐做谢礼,你看如何?”
虽不足以还了四顾山的人情,但南华寺得了四顾山,肯定会立碑将捐赠之人刻上以供后人瞻仰,一本秘传的香方,多多少少也算个谢礼了。
逍遥子觉得这样很好。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