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無量劫主 愛下-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回溯時光讀書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那天晚上的人究竟是不是你?”
依旧带着黑框眼镜遮掩大半靓丽面容的唐文竹身材看起来略显丰腴,她一脸认真之色的看着陈安,非常执着于那个答案。
而陈安看了一眼旁边婴儿床上抱头熟睡的小公举,有种恶作剧成功的得意。
只是当他刚想要炫耀的自己的丰功伟绩时,忽然一个激灵惊醒了过来。
面前的唐文竹,有着婴儿床的小房间,在霎时间消失一空。
面前是沉静的冥河水,而他则正趴在一艘窄小的木船上。
擦掉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陈安回头问骷髅般的黄泉,道:“还有多久,才能到常阳之阳。”
“很近。”
黄泉的声音依旧平静,似乎世间的一切都不能让他动容。
“三天渡过幽冥涧,三天到达阴阳交界地,穿过阴阳交界地就是常阳之阳,,不过那里我去不了,只能帮你渡过幽冥涧,送你到阴阳交界地,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
陈安默默盘算:“六天时间么,九乃阳数之极,六乃阴数之极,倒也合理。”
他知道,这里面的三天和三天并非准确的时间计数,只是一种象征,一种概念。但还有六天时间却是真实不虚。
还有六天时间啊……
陈安紧皱眉头,开始思考起应对身上异状的办法。
正如黄泉所说,阴阳五行祭灵阵果然有问题,这问题不是其他,正如一开始他获得这阵图时得到的启示。
这是帮他推开清净之门。
推开清净之门,获得证就清净道主的机会,这是古往今来无数大能的愿望。
陈安有着天机、天玄、大将军王三位古老者的帮助,这待遇不可谓不豪华。
可就是这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机缘,在陈安看来却是异常恐怖。
首先,清净之门可不是那么好推开的,哪怕有着三位古老者的帮助,突破的过程也九死一生。
那需要回溯时光长河,回溯属于自己的命运轨迹,而又不能沉迷其中。
刚刚出现在陈安面前的一个个场景并非幻象,而是真实存在,如果刚刚他想要留在那个世界不再回归,那么他的突破道路就已经失败了。
好在邵思齐只是他临时承认的因果,以当时他大罗天尊的心智并未有沉迷其中,在关键时刻及时清醒了过来。
可之后修为尚弱时所使用的其他身份呢?甚至就是他陈安本身的经历呢?
他还能如此的自持,及时醒来?
本性渐近于天,会失去进取之心,保留生而为人的情感,则不能在命运长河中控制情绪,这几乎是一件无解的难题。
或许有着三位古老者的帮扶,陈安的情况会好一点,但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最终他还是只能靠他自己来勘破一切。
当然,让他都感觉异常恐怖的还不止这些,清净之门的挑战或许凶险,但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惧怕挑战的人。
能让他感觉恐怖的其实还是成功之后。
此时的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被一双眼睛盯上了,那或许就是藏匿时光长河深处的天玄术士。
刚刚晋升大罗天巅峰,就被破推开清净之门,这怎么看怎么有着某种阴谋在其中。
如果说,这其中没有天玄术士的手脚,陈安怎么都不会相信。
毕竟幽元天是属于天玄的地盘,天机和大将军王在这里做手脚,对方怎么可能不知道。
祂只是在顺水推舟,因为祂也希望有一个能与祂合道无量的存在诞生,甚或比天机和大将军王更希望看到。
至于这么做可能将陈安揠苗助长的给弄死,祂倒是不在乎,除了陈安,自中古纪元到如今,祂还有着千千万万的转世之身,可以当做棋子培养。
对于培养像陈安这样的大罗巅峰可能需要的时间,他更是一点也不在乎。
清净道主,宇宙原点,时间唯一,又怎么会在乎时间的流逝。
天机和大将军王也未必不知道天玄的手脚,但祂们一个希望将天玄送走,一个只是来还因果人情,看似全力帮助陈安,实则都有着自己的目的,并不在乎陈安的死活。
说到底,未成清净,不得自在,终究只是棋子的命运。
这其中的道理,其实陈安一早就知道,但他跟本就没有退避的余地。
退就是死,进还有一线生机,如何选择,自不待言。
因此陈安没用半分钟思考就有了决断,他盘膝于船上,跌迦而坐。照彻阴阳镜涨大,如一轮明月将他笼罩,以清净天的本质开始镇压他身周时间长河的流逝。
还有六天,只要撑过这六天就可以放心大胆的突破。
若在这六天中突破,无论成或败,他的下场都是凄惨无比。
可若撑过这六天,到达常阳之阳,即便是清净道主,也不可能在拥有洪荒本质的常阳之阳为所欲为。
那么他若败自然一切休提,可若成则还有一线生机。
甚至若是运气好,借着常阳之阳的特殊与天玄周旋到底为未尝不是不可能。
所以最关键的还是这六天,这六天时间,他要尽量压制住自己不突破,还不能打断这种突破的状态,更不能迷失在时光长河之中。
甚或还要防备路途中可能遇到的阻扰。
不过可能的阻扰或许不会有,毕竟天玄术士是真的陨落了。
就算祂是清净天道主,一旦陨落想要再从时光长河中复苏,也需要特定的契机。
这个契机不会是其他,很大概率是陈安证就清净那一刻的时空共鸣。
相反,大将军王的态度是无所谓,可依照天机的立场,绝对不会希望看到天玄轻易成功。
在无奈之下提供帮助是一回事,轻易的成全对方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陈安怀疑自己这一路或许都有着这位还在封印中的道主保驾护航,不说顺风顺水,意外总该不会有多少。
当然,别人可依而未必可靠,陈安从来就不会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因此在利用照彻阴阳镜镇压时光长河的同时,他也分出一份精力,来防备可能出现的意外。
第一天,在照彻阴阳镜的帮助下,平稳度过。
那毕竟是清净天层次的造化圣器,本质极高,有着它的镇压,时光长河波澜不兴。
陈安在其帮助下,犹如一块磐石矗立水中,不动不移,处于完全静止的状态。
没有时光的流逝,亦没有时光的回溯。
只是这种状态从第二天开始就变得有些不稳,天玄术士留下的后手显然不是这么简单。
陈安固守自身不去回溯时光,可在他身周时光长河的浪涛却是越来越大,层层叠叠,似要将他彻底吞噬。
无数属于他的过往,由记忆化作概念,由概念渐渐开始凝聚为真。
到了第三天,这些似幻似真的影像,开始在陈安周围呈现,一如修仙心魔,只不过这些心魔绝对是真,无论陈安进入哪个场景中都能重来一世,不过他也将永远沉沦在那一世之中。
到了第四天,这些过往的景象已经不再需要陈安的认可,就能直接让他迷失在其中,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从中脱身而出。
这还是有着照彻阴阳镜镇压的情况下,使得陈安尚能在时光长河中保持一份清醒,如果陈安只是普通的大罗天,估计这会儿已经彻底沉沦了进去。
但这种情况在第五天的时候,也再难维持。
恍惚间,陈安似走进一座巨坟,那是白月的坟冢,其中有漫天的机甲飞出,越过巨坟,又登上一座山峰,天空有无数剑仙飞逝,如信鸽巡回。
陈安被照彻阴阳镜一道灵光打在眉心,一个激灵再次醒来。
他知道自己再也压制不住了,属于他的经历以时间线为本已经开始混乱了起来。
只是看到这些光怪陆离的景象还算好的,如果有天,他的经历与他的存在产生了悖论,那么就是他存在的根基都不再稳固。
回溯时光长河的凶险,由此可见一斑。
所以他无法再拖下去了,他实在是不知道,如果他下一次再陷入过往的经历中,照彻阴阳镜还能不能将他从过去的存在中唤醒。
于是在计数的第六天上,他摆正姿势,散去照彻阴阳镜的庇护镇压,开始清净天的突破,进行过往时光的回溯。
他身后的黄泉,对此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机械般的摇着橹,仿佛根本不知道陈安身上的变化。
这边在陈安彻底放开镇压的力量后,被天玄埋下的阴司手段彻底爆发,时光长河汹涌而来。
映出陈安眼帘的第一个身影是邵思齐,对于他的经历陈安没什么好遗憾的,无论是杨晴霜还是唐文竹都有属于自己的安排,或许唯一的心结是他大嫂,但那时陈安还没成为他,所以没有什么感同身受的感觉。
照彻阴阳镜所形成的镜光在陈安身周散去后却并没有消失,而是在他脑后,护持着真灵不灭。
因此对于邵思齐的际遇,陈安几乎无感,伸了伸手指就将他点亮。
留下印记于时光长河之中,真灵回收入己身。
之后是莱茵·康斯顿、凯尔·索斯特……直到杨辉……
他们虽然与陈安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却是陈安走过的脚印,因此这一路往回,便顺手将他们一一点亮。
然后是宁海城、程煜、蒋建国……直到陈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