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智閣樓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4xk14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五百三十五章 我也敬你們一杯閲讀-kzkmh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老汤,来,咱哥两再走一个,不为别的,就为这么多年你没骗我们。”
“……你他娘得还信不过我,老子会骗你,会骗班长吗?你他娘就该再多罚一杯。”
“……成,我再罚一杯……不是信不过你,是这件事情太重要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就盼着呢,每天就这么盼着,指着这个活……”
“……老汤,你那哪是罚他啊,他现在恨不得抱着酒瓶子全灌进去……”
星河霸血
“……哈哈哈,抱酒瓶子喝就抱着酒瓶子喝,玛德,老子也高兴……喝,不够老子这么多年存得酒全给你们报销了……”
密林下,话语声混杂在清风中,萦绕在近前,又随着清风在远处散去,
一杯杯酒水里的酒气被饮尽,几人脸上都多了些醉意,之前最拘谨的鬼差,端着酒杯也放开了许多,
几人端着酒杯,喝着酒,笑声中,说着。
絕世神帝 蕭離1
廉歌夹了筷子菜,递给圆滚滚肚子渐渐又平复下来,重新立起前肢的小白鼠,小白鼠两只爪子捧着菜,抱着啃了起来。
转过视线,廉歌看着身前带着醉意,说着话的几人,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吃着盘子里的菜,看着,听着,
……
“……老梁,你看我这身衣服,你看我这身衣服……”
總裁,我們離婚吧
也不知是酒醉人,还是人自醉,那看起来年纪稍长些的军人,醉眼朦胧,眼眶周围有些泛红,扒着,攀着梁兴国的肩膀,头垂着,脸上笑着,有些含糊着说着,
“……他娘的……当初我都舍不得穿,一直藏着藏着,到最后那会儿才拿出来……才穿上多久啊,就给炸烂了,炸那么大口子……老子多心疼啊,幸好那场仗赢了……不然老子多亏啊……老梁,我这衣服好看不,好看不……”
“……好看,好看……来,接着喝酒。”
“……好看个球好看。”
旁边那个被梁兴国说有些愣的男人也带着些醉意,坐着都有些摇摇晃晃,勉强靠着身后块石头,端着个酒杯说了句,
“……尼玛,施三娃,老子这身衣服哪不好看……”
那年纪稍长些的男人再坐起了身,摇摇晃晃着,带着些醉意,骂咧咧着出声说道,
“……叫啥施三娃,老子叫施远征,班长给我取得名字,再说,老子死的虽然早,岁数可比你大……”
靠着块石头,那男人再出声说道,
“……说你衣服不好看,你还不乐意,你衣服再好看,能有现在军服好看?”
“……哈哈哈……说得他娘也是,你说得对,肯定是现在军服好看……”
我和NPC有個約會
那年纪稍长的男人先是愣了下,紧随着笑了起来,
“……来,喝酒,喝酒。”
端着酒杯,两人再喝了两杯,
“……老乐,我看你都喝醉了,要不就别喝了吧。”施远征放下酒杯,醉眼惺忪地看着那年纪稍长些的男人,
“……喝醉,现在这模样想喝醉都难,想醒就醒了,我看你他娘的就是惦记我那份酒……”
那年纪稍长的男人笑骂了句,放下了酒杯,又望着身前,眼里带着些向往,目光有些恍惚,
“……也不知道,现在军装啥模样。”
“……是啊,也不知道啥模样……不过不管啥模样,肯定比你身上的好看。”
施远征跟着,感慨了句,又再说了句。
……
重生之名門千金
听着几人的话,廉歌看了眼几人一眼,从兜里摸出了手机,递给了鬼差,
“给他们找些,看看吧。”
“是,谢谢天师。”
地府鬼差接了过了手机,应了声,紧随着,熟练着用着廉歌的手机,查找着些军装的画面,
“……这就是现在的军装。”
鬼差调转手机,将查找出的图片显示在手机上,递给了早已望过来,有些眼巴巴看着的几人,
几人中,梁兴国伸出手,想要去接手机,手伸出,又顿住了动作,只是有些出神着,望着手机上,军装的图片,
另外三个人,也有些痴痴着,望着那军装的图片,
“……真好看啊……”
施远征伸出手,在手机上虚抚着,目光有些失神,呢喃着,
“……别乱摸,这么好的衣服一会儿被你给弄脏了。”
旁边稍年长些的男人,一巴掌将施远征的手拍了开,
絕世兵王 木土七小
手被拍开,施远征也没说话,只是愣愣着,看着手机上那军装的图片,
“……你说,这穿在身上,是个什么感觉啊。”
‘……应该比现在这身舒服吧……’
旁边另一个男人,望着,眼神恍惚着,带着些向往,出声问道,
那年长些的男人,眼眶周围似乎还被酒意熏得发红,望着那军装,出神着,呢喃着,应着。
鬼差伸着手,举着手机,
几人眼睛定着,看着手机上那军装,
廉歌看了眼几人,也没再多说什么。
密林下,愈加显得安静,
都市黃金手
怒婚 煙茫
只剩下些草木枝叶随着清风,摩挲着,发出着的些窸窣声。
……
“……天师,谢谢,谢谢您……我再敬你一杯。”
有些恋恋不舍地从手机上挪回了目光,那有些年长的男人,拿起酒瓶,再往自己酒杯里倒了杯酒,端起了酒杯,出声说道,
“……天师,谢谢,我也敬您一杯,您不用喝。”
紧跟着,施远征也跟着,端起了酒杯,出声说道,
“……天师,我也敬您一杯。”
“……天师,我也敬您一杯。”
“……诶,我看你们不是想敬天师酒,你们是想自己多喝一杯吧。”
旁边,梁兴国笑着,说了句,也将自己酒杯里重新掺上了酒,端起酒杯,脸上郑重起来,
“那天师,我也敬您一杯。”
看着身前举杯的几人,廉歌没再喝杯子里的水,伸出手,也拿起了那酒瓶,往着自己酒杯里,道了些酒,端起了酒杯,
端起酒杯,几人一饮而尽,
廉歌再看了眼几人,也饮尽了酒杯里的酒。
……
放下酒杯,廉歌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身侧不远的密林,看了眼那块界碑,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向身前几人,
“你们都是国魂吧?”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道,
“……嘿,什么国魂不国魂的。”
梁兴国放下了酒杯,笑呵呵着出声说道,
“……我们就是心里面有些记挂,放不下。”
说着话,梁兴国又停顿了下,转过头也看了看那块界碑,又再看了看他身旁几人,
“以前的战友,兄弟们走得都早……我们留下来,就想替着他们看看,替他们看着,替他们守着……看看是不是比以前好了,看着是不是越来越好,守着这里。”
笑着,梁兴国出声说着,
梁兴国身旁几人,也跟着,笑着,
廉歌看了眼身前,这笑着的几人,再拿过了旁边的酒瓶,往着自己酒杯里倒了些酒,
“我也敬你们一杯吧。”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