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智閣樓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wr6k0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笔趣-01609 重拾信念(三)讀書-rnoci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面对人类文明万年未逢之大难,世界上很多的精英阶层都摇身一变,成为了“极致的利己主义者”,失去了作为文明架构顶层的担当和责任,只算计个人进退,只揣摩如何于灾难中断尾涅槃,精心绕开各种危及个人利益得失的风险和选择,而置人类文明社会之前途与安危于不顾。这个时候,太需要一种精神,凝聚所有的力量,为国家,为社会,为群体,乃至整个人类文明的前途杀开一条血路!
——苏澈2183年“复兴战争”开启前的演讲
薛佳念看了那民警一眼后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冲苏晚霞说了句:“待会和你说。”便摇曳着身姿继续回去填表格了。
苏晚霞呢,也看到了自己的行李。
东西都原封不动的放在远处,看来这小贼只是把他的东西拿走了,并没有毁坏打开的意图。这就让苏晚霞有点想不明白了,他笑着问道:“警察同志,我能见见那个姑娘吗?”
最近正因为爆炸案忙的心烦的民警深深一叹:“你赶紧看看少了什么,其他的再说吧。”
苏晚霞见他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清点完毕,然后签字取走行李。
在派出所门口,苏晚霞见到了似乎是在等他的薛佳念。
薛佳念微微一笑,看了苏晚霞手中的行李一眼后说道:“哟,大个子,东西找回来了?”
苏晚霞点点头:“嗯,我都不抱希望了,没想到警察同志这么快就破案了。”
薛佳念一挑眉:“怎么样,今天我有空,请我喝一杯呗?”
苏晚霞立马笑着点头:“嗯。”
在派出所附近找了一处环境不错的清吧坐下后,苏晚霞把点菜权交给薛佳念。
薛佳念也不客气,点了不少精致的小玩意。
两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聊着。
“你来报案?”
“嗯。”
“也是丢东西了?”
薛佳念摇摇头:“没有,我就是想找个人,但一直没有线索。”
“唔……”虽然很好奇,不过苏晚霞没有继续问下去,他看着杯子里起落不定的茶叶说道:“对了,之前就很想问了,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薛佳念回想了一下后皱眉道:“有吗?我没什么印象哎。”
苏晚霞略有些尴尬,他抬起头看着薛佳念正要说话,忽然注意到薛佳念脸上出现了一块白色的雾团状的东西,便皱眉道:“你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
薛佳念闻言抬手去摸,可并没有摸到什么异物,便又取出镜子查看。
而这时苏晚霞又注意到,就在薛佳念转脸的时候,那团白雾扩散开来,它覆盖在了薛佳念脖子和肩膀上,并且就像是透射光片一样,苏晚霞居然能够清楚的看到穿在外套下的内衣和她白皙的香肩。
苏晚霞脸色一红,赶紧转移视线说道:“额……现在在你肩头了。”
薛佳念更纳闷了,转头一看,却空空如也,并没有瞧出什么异样:“哪有啊?你是不是看错了啊?”
“没有?”苏晚霞也很纳闷,他盯着薛佳念肩头,虽然明知非礼勿视,可现在却没有什么邪念。
他抬手指着薛佳念肩头道:“就在这里啊,好大一团呢。”
薛佳念一脸莫名:“好大一团?可我什么也看不见啊?”
“哎?”苏晚霞更是疑惑,他起身道:“那你别动,我看看能不能把它拿开。”
“它?!”薛佳念眼睛瞪大了:“喂!你别开玩笑啊!我很怕鬼啊!”
苏晚霞咧咧嘴,他走到薛佳念身边,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那一团东西真的就从薛佳念肩头取下了。薛佳念虽然看不见,却意外的觉得身体好像变得舒坦了许多,于是她震惊道:“喂!不会真有脏东西在我身上吧?我听人说,有时候感觉脖子和肩膀莫名的疼,就是因为被脏东西沾了碰了,甚至真的有东西骑在你脖子上!会不会是这个啊?”
苏晚霞正在研究手上的东西是啥,听到薛佳念的话后不由苦笑道:“你的想象力还真丰富,这大白天的,怎么可能呢?再说我也没有阴阳眼,怎么会看……哎?!那个孩子!喂!!!”
苏晚霞说着说着,抬起头时正看到街对面一个孩子身后出现了一个浑身泛着白光的诡异身影,于是他立马赶出去想要阻止那东西靠近那在路边玩耍的孩子。
可当一辆大巴经过,苏晚霞再看向街对面的时候,孩子已经回到了他母亲身边,而那诡异的白色身影也已经消失不见。
顿时苏晚霞就是一阵头皮发麻!
他急忙后退,结果就撞到了跟出来的薛佳念。
亂秦
薛佳念扶着苏晚霞的后背好奇的问道:“喂,大个子,你刚才又看到什么了?”
苏晚霞一回头,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哪里是什么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分明是一具被冻得僵硬的尸体啊!
那一瞬间,苏晚霞几乎失声惨叫。
薛佳念也注意到了苏晚霞脸上的惊恐,她眼神一变,一把扣住苏晚霞的手腕并沉声道:“你到底怎么了?”
也不知道是薛佳念的语气变化让苏晚霞分了神的缘故,还是薛佳念做了什么。
总之短短一瞬的惊恐过后,世界又恢复如常。
苏晚霞扶着额头,一脸痛苦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感觉怪怪的……好冷……我真的……好冷啊……”
话没说完,苏晚霞便两眼一黑向后倒去。
薛佳念赶紧将他扶好放平,同时呼叫了救护车。
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三夜的苏晚霞再醒来时已经是他到西藏一周以后。
晚上的医院静悄悄的,病人大都睡下了,护士们也在医疗站里打着哈欠。看到一脸茫然到处游荡的苏晚霞,刚上完洗手间的薛佳念吓了一跳,她赶紧走过来说道:“喂大个子!你刚做完手术不能乱走的!”
苏晚霞还在迷糊,听到这话更是迷糊了:“什么?手术?你们摘除了我什么器官?”
薛佳念白了他一眼道:“什么啊!你就是突发的急性盲肠炎!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硬撑着几个小时的,居然还陪着我有说有笑的。”
“盲肠炎?!!!”苏晚霞惊了个呆:“我……我什么时候得的盲肠炎啊?”
……
一个小时后。
“呐,这就是从你身体里切下了的已经病变的盲肠,你要是想留作纪念的话,明天去填个表就能拿到标本了,当然也要额外收费。”这的医疗服务还真全面。
苏晚霞不但观看了自己从被送到医院,再到做完手术推出来的全过程,居然还能看到被切下来的盲肠?
他摆摆手:“不必了……”
医生也无所谓,直接就给丢垃圾桶了,惹得苏晚霞莫名的一阵不舒服。
盛唐第一閑人
回到病房,苏晚霞皱眉道:“是你替我签的字吗?”
“不是,苏大少爷,是苏澈先生远程授权给医院才给你安排的手术,话说回来,你还真是挺有戒心的哦!居然骗我说你叫什么……苏苏?哇,亏你想得出来。”薛佳念故作生气道。
苏晚霞尴尬的挠挠头。
既然身份明确了,苏晚霞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他说道:“对不起,我完全是出于个人习惯……毕竟……”
“好了好了,我又没生气,只不过,你得和我说实话,那天你昏倒之前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薛佳念不在意苏晚霞用假名,却也没有那么好糊弄。
苏晚霞回想了一下昏倒之前的事情,而后反问道:“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薛佳念一挑眉:“这不好说。”
苏晚霞反而好奇了:“什么意思?”
新版七龍珠後續 極品
“其实呢,在我看来,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那些被认为是糟粕的东西,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堪啦……就比如‘鬼’这个概念吧……早在咱们建国初期,破四旧,反封建的时候,就说了,这玩意根本不存在,但难道你不好奇古人为什么要描述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呢?又或者说,古人所谓的鬼是否也应该有个更为科学的解释呢?”薛佳念循循善诱的样子像极了苏晚霞上学时期的高中历史老师。
那个老学究看着很古板,实则思维非常跳跃,绝大多数年轻人在他面前谈进步思想都会显得自己很才是真正的古板。
而现在薛佳念的理解和描述方式就很想他。
苏晚霞皱眉道:“我听过类似的理论,也从一些侧面的小众学科利用课余时间研究过一段时间……然后我发现,确实……不管是东西方的传统文化经典,还是神鬼传说故事,亦或者一些被当代人视作是迷信概念的,诸如《周易》、《八卦》之类的,其实它们只是给人的表现感觉像极了魔幻色彩浓重的,纯靠想象力支撑的虚幻概念,但事实上……就拿《山海经》来说吧,通过考古学和生物演进学的逆向研究就不难发现,《山海经》其实应该属于人类文明早期的世界地理杂志,它所记录的各种神奇的动物、部落和人种在今天这个时代仍然有符合其记载描述的存在的,而一些考古发现又证明了其中一些古怪鸟兽都是已经灭绝的动物,甚至咱们国家一些沿海高跷捕鱼民众在《山海经》中也有一个类似的描述……所以……我和你的看法差不多,咱们虽然不能一味崇拜古代智慧,却也绝不能因为现代的具体描述方式发生了科学性的改变而彻底否定古人的智慧与整合,恰恰相反,我始终觉得研究古代一些经典的书籍,古籍和遗迹,非常有助于我们进一步研究我们自身文明的发展,甚至可以帮我们预知未来,让我们找到一些可能被我忽略,但始终存在的东西……就比如……”
“鬼!”薛佳念笑着道。
苏晚霞慎重的点了点头,随后他还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病房里一些比较暗的地方,跟着心有余悸的说道:“我也不怕你笑话,其实我感觉……那天我是被吓晕的,而不是因为阑尾炎发作,在我晕倒前……我确实看到了一些东西,一些……非常不正常的东西。”
薛佳念也严肃起来,她轻声问道:“比如呢?”
“比如……那天我在你脸上看到的那团脏东西……还有街头跟在小孩身后的白色影子……以及……额……以及最后你的样子也变得非常恐怖……”
薛佳念惊讶道:“我变得非常可怕?”
苏晚霞点点头,甚至到现在他都不太敢直视薛佳念,原因无他……因为那天所见真是让她太过于印象深刻了。
薛佳念沉默了,她点了点头,随后对苏晚霞说道:“这样吧,等一周后你身体差不多好了,可以出院了,我带你去见个人,说不定他可以帮你。”
苏晚霞却心事重重,他皱眉道:“我刚才下地也没觉得如何如何啊……干嘛还要等一周啊?”
薛佳念白了他一眼道:“大个子,你可别小瞧了小手术,虽然你是昏迷状态做的手术,自己不知道,也没觉得疼,可你到处乱跑的话,一旦伤口感染,在这高原上,分分钟要你小命哦!”
苏晚霞吓了一跳,立马乖乖的躺下了:“那行吧……那我就在这躺个一星期再说吧,不过……一想到我自己一个人在这举目无亲的,就感觉,好难受哦……”
薛佳念斜了他一眼:“嘛?你该不会是想让我陪着你吧?”
苏晚霞抿着嘴嘿嘿的笑了笑,然后摆摆手:“那哪能呢,你来拉萨也不是为了照顾我的不是吗?我就想说,你能不能出去帮我找点有意思的书来排解排解,就算是我的不情之请。”
薛佳念闻言一怔,随后立马递给苏晚霞一块晶体板:“喏,我的晶体板借你,想看什么都随便看。”
苏晚霞却苦笑道:“我也有晶体板啊……我就是……”
“哦!想看实体书是吧?想寻找那种看书的感觉是吧?”薛佳念明白了。
苏晚霞立马笑起来:“对咯!”
薛佳念也笑了,但跟着就笑容一收,抄起晶体板作势就要打,同时说道:“德行!还要看实体书!”
苏晚霞赶紧一缩脑袋不敢说话了。
不过最终薛佳念还是妥协了,她轻叹一声,摇头无奈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你的,怎么到了拉萨就躲不开你这个大麻烦呢!罢了罢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去给你找,但你必须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哪都不许走,听到没!”
虽然薛佳念个头小巧,可意外的,薛佳念说话苏晚霞就是觉得害怕,不是害怕她这个人,而是害怕自己不按规矩来她会生气。
从病房出来,门外的男人已经等候多时。
薛佳念就一句话:“看好他,可不能让他出什么事。”
男人点了点头,默默的走到病房外走廊里的长椅上坐下。
薛佳念想了一下回头问道:“拉萨还有卖纸质实体书的吗?”
男人答道:“市中心,新华书店。”
薛佳念闻言一呆:“哎??新华书店居然还存在啊?”
……
午夜,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苏晚霞怎么都睡不着了。
之前是昏迷状态,苏晚霞的大脑意识基本处在沉睡状态,可现在他醒了,大脑活跃起来后,就不断的回想起那天看到的一切。
苏晚霞几乎可以断定,这一切肯定与朗日木托有关。那个老头实在诡异的很……但苏晚霞想不通的是,他一开始只是上门找寻找苏澜的办法,却没想到这老头就阴魂不散的缠着他,还让他在这诡异的事件中越陷越深。
实在睡不着后苏晚霞就下了床来到了病房的阳台。
这里的环境相当不错,虽然是两人一间屋,可一应设施齐全,甚至还有独立的卫浴和厨房,房间也是暖色调的,感觉非常温馨。在阳台上搬过躺椅坐下来后,望着窗外的月色,苏晚霞怔怔出神。
他在努力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串联起来。
很明显,苏晚霞的拉萨之旅并不顺利。似乎从一下飞机开始,他就在被这片土地拒绝着。幸好有薛佳念出现,苏晚霞才没有落得个刚下飞机就重新被送回平原地带的结局。可接下来几天,苏晚霞过的也并不如意。首先是行李被盗,跟着又被朗日木托戏耍,然后听了房东说了一个“可笑”的故事,再然后就是苏晚霞自己亲身经历了那个“可笑”的故事的另一个版本被莫名其妙送到医院切了坏掉的阑尾。
想到阑尾,苏晚霞的注意被转移了。
他开始琢磨,如果人类真的是进化论系统内的一份子,那么到现在都进化了这么多年了,怎么人类还没有把阑尾这东西给进化掉呢?难道就专门留着当定时炸弹,准备随时随地给人一个惊喜?又或者说……阑尾其实存在也是有意义的,只是人类还没有发现?又或者……
逆天奇功
总之苏晚霞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这些奇怪的问题上,跟着就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临近天明的时候,一个纤瘦的黑色身影悄悄的从苏晚霞所在的病房阳台摸了进来。他看到阳台上睡熟的苏晚霞后,便悄悄的进了病房拿来被子给他盖上。
然而就在这个身影打算离开的时候,忽然病房里闪过一道流光,那身影急忙一躲,可还是中了招。
那流光深深的扎进阳台的窗户,被划伤脸颊的身影银牙怒呈,发出一声近乎野兽的低吼,但没有冲向那病房门前的男人,而是直接翻窗逃走。
男人立即追过来。
别看他人高马大,还穿着一件破旧的黑风衣,在追击过来的时候居然一点大动静都没有。不过还是吵到了本就睡得很浅的苏晚霞。
他皱起眉,睁开眼时只看到一个黑影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迷迷糊糊的起身的时候,一切已经安静如常。
医院内外看不到异常的情况……但在这临近日出的晨霭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在一前一后的追击过程中亡命的搏杀。
男人身形巨大却使用绣花针一般的武器,武器微端连着细长的金线,每次掷出落在墙面、树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上都会蹦出堪比子弹打击的火光或碎末。
那纤瘦的,明显看着是女性的身影却拎着一把比她人还高的长刀,一路长刀拖着地,不紧不慢的抵挡着男人紧追不舍的攻击。到了一些转角处,这纤瘦的女孩还会利用地形进行反击。双臂力量不足,便动用大腿、腰部带动牵引长刀在寒风中惊掠出一抹悍然的冷光!
长刀冷锋切开空气爆裂出令人胆寒的锋锐之音!
男人见到刀锋也不闪躲,只是抬起手臂遮挡。这一刀,势大力沉,几乎是转了个满月才斩落而下!莫说是常人的血肉之躯,就算是钢筋铁骨的机器人怕也要被这一刀落命。然而那森寒的刀锋与男人手臂接触后却只是擦出一片明亮的火光,男人的外套被刀锋裹挟的凌厉劲气撕裂!
风衣之下,黑亮的机械外骨骼终于暴露出来。
女人见到男人真身明显的一愣。
也就是这分神的刹那,男人猛地抬起膝盖就如冲城锤一般撞向女人的胸口位置,看样子是打算直接把她一击轰杀。
女人见状立即丢掉长刀,双手收回搭在男人膝盖上,如一片羽毛般借势腾空而起,丝毫没有被这一击伤害到。
而更让人看不懂的是,那质地丰盈,落地更是沉重的长刀居然一闪一烁便又回到了女人手中。
男人抬起头路,金属覆盖的面容上,赤炎环绕的倒三角亮起蓝色的光,他锁定了女孩的位置,手臂一挥,三道银光拖着长线直奔女人而来。
女人于空中随风摇曳,见到银光袭来,背后鼓动起一对灿烂风翼,呼啸间便带着她往更高处飞去。
就在女人以为已经安全的时候,地面上的男人收回武器,脚下武装涌动能量波纹,随后便紧追着女人往城区西北方向奔去。
女人一路飞,男人就跟着一路追。
追的过程中还时不时的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武器试图把女人击落。
一开始女人还有点在意,但看到他并没有什么足以威胁自己的杀伤性武器后,也就不闪躲了。
然而,这边才刚刚离开城区,那男人就突然扯下路边护栏的铁条,跟着如标枪一般投向天上的女人。
惊鸿伴着晨阳升起。
女人疏于大意,被一击刺穿肩膀落在了远处。
男人不给她反应的机会,确定周边没有平民百姓的生命讯号后,就立即启动武装战斗姿态,直接大踏步冲向女人。他速度惊人,好似一台飞奔而来的重型卡车。
女人才起身正要拔出肩头的铁条就被他一把卡住了脖子拖着撞向了不远处的一堵墙。只听“砰轰”一声巨响,女人的身形已经看不见了。男人缓缓收回手,机械的手臂上满是鲜血。
可男人并没有因为自己一击得手而解除武装,反而是警觉的退后一步,同时后背装甲打开,一把特制武器如蛇一般缓缓升起环绕在其右肩之上。
它闪烁着幽蓝色的冷光,稳定后更像一条旋转的DNA链条。
男人又从双腿的处取出可伸缩的长刀,一抖一挥,两把长刀已然在握。
如此这般如临大敌,想必那被砸入墙体内的女人非但没死,反而极有可能才刚刚被激怒。果不其然,这边男人才刚做好准备,就听到身后嗡鸣大作。
男人没回头也知道是拿把长刀正在缓缓升起。
待到它升到离地一米左右,墙壁内,一条苍白的手臂从黑暗中探出。
跟着长刀便划破晨光,在与男人手中长刀交击两次后,稳稳的落入女人手中。她脖子上、后背上的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当她从破碎的墙壁中走出来的时候,男人没有一句废话,肩头的神秘武器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女人一皱眉,抬起手的时候,男人的双刀已经从她胸前、腰腹掠过。刀刃上不见血珠,可女人已经被斩作两段。
再次得手后,男人默默回身。
他看着一脸震惊的女人倒了下去,然而不到十秒,随着一阵令人牙酸的冷笑声响起。男人的视野里居然缓缓站起了三个一模一样的女人。
她就像一个被斩断也能自动复刻的单细胞生物一样,非但没死,反而借助这两刀分裂成了三个。
男人看着眼前的数据,分析结果显示样本不足,也就是说,他还得继续进攻。
不过女人也不会任由他继续拿刀砍自己。
一分为三后,单从人数比较上,男人也是处于下风的,所以他没打算让自己落入包围圈再大杀四方,而是随着女人的动向缓缓后退,始终让自己处于半包围的状态。
双方似乎心知肚明,想要真正杀死对方都需要费很大功夫。
所以在接下来几分钟里,他们都没有着急动手。
可当巡逻的警察注意到这边的动向时,女人突然瞥了眼远处的巷子。男人知道她要逃,于是立马再度发起进攻。
这一次,他的攻击无论密度还是速度,都达到了极致。
掮客 繆娟
女人所用长刀并不擅长应对快攻,因而只能不断后退。可退无可退时,就只能硬着头皮正面交锋。
警察赶过来时,正看到两个被刘海遮住大半张脸的女人被一个浑身上下都包裹在黑亮机械外骨骼下的男人给切成了碎块。
虽然两个女人也在临死前做出反击,一刀劈开了男人的肩甲,一刀捅穿了男人的左边腰部吗,可警察可不会因此同情这个杀人犯,所以他们二话不说就把枪警告道:“把刀放下!不然开枪了!”
男人当然不会理会这些巡逻警察的威胁,处理掉两个女人后见样本采集完毕也就没有再继续追击那逃走的女人,而是肩头光满一闪,趁着两个警察慌乱中开枪射击的功夫离开了现场。
而那两个被切碎的女人,她们的尸体起初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太阳一生气,阳光落下后,它们就如被烈火炙烤的鲜花一般迅速的枯萎下去。
以至于后续武装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别说尸体了,就连附近的血迹也都消失了……
……
男人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重新换上了外套。
他给苏晚霞买了早餐,结果在病房前却遇到了一样拿着早餐的薛佳念。
薛佳念皱眉看着他:“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
男人闷声答道:“应该是一个还保留着人性意识的异种,虽然让她的主体逃了,但样本已经搜集完毕,等我下午回去做好比对,就能开始追踪了。”
薛佳念闻言眉头依然深锁:“拉萨会有异种?你会不会是看错了?那东西不是全都销毁了吗?”
男人摇摇头:“确定无疑,看来咱们都被骗了,那些出资人肯定留有备份。”
薛佳念听到这话变了脸色,她把找来的书和早餐交给男人道:“替我照顾他,我回总部一趟。”
男人点点头,目送薛佳念离开后才准备推门进入病房。
可是一想到自己这幅古怪的打扮,于是他又收回手,打开了面罩,换上了拟态面容,这才笑着走进病房。
房间里,正饿的饥肠辘辘的苏晚霞看到这个一脸亲和笑容的陌生男人的时候有些警觉的往后坐了坐。
见到他拎着早饭还拿着书,便问道:“薛佳念呢?她没来吗?”
男人愣了一下,跟着哈哈一笑:“你说我家小姐啊?她昨晚有事情先回重庆去了,但临走前交代我,一定要好好照看你,还让我把她亲自找来的书给你送来,呐,先吃饭,吃饱了就可以开始看书了。”
苏晚霞却并不接书和早饭,他皱眉看着男人问道:“你叫什么?和薛佳念什么关系啊?还有……你叫她小姐?她是大家族的千金吗?”
男人略显尴尬的哈哈一笑:“哎哟你看我忙的,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元斌,是我们家大小姐薛佳念的私人保镖,额……还有就是大小姐小时候的简直奶爸,哈哈。”
“唔!这么亲密的吗?”
徐元斌以为苏晚霞不信,还专门调出了照片给苏晚霞看了。
苏晚霞这才将信将疑的坐过来开始吃饭。
徐元斌把书给苏晚霞放在了床头,然后搓着手道:“小姐叮嘱了,这接下来一周都由我来负责照顾小兄弟你的起居生活,你也不要见外,有什么需求尽管说,我看你和我们家小姐也挺合得来的,我也就不说那么多客套话了啊。”
苏晚霞看着这个魁梧,但笑起来很有亲和力的大叔,内心好感激增,他惭愧道:“其实……是我一直在麻烦她,她都救了我好几次了,结果我都没来得及说声谢谢。”
“不急不急,小姐只是回去看看,很快就会回来的,再者说了,这说不定是特别的缘分呢,以后你们见面的机会肯定不少。”徐元斌倒是很健谈。
苏晚霞慢慢地也就不再对他抱有戒心,他吃饱了早饭说了谢谢后就开始看书了。
徐元斌也没再打扰他,出了病房后就像之前一样,默默的在走廊里的长椅上坐下来。他坐下来后就摘掉了那完美伪装的面容,露出了他本来的,冷漠到没有一丝一毫情绪波动的面孔。
同时他还将这套“热情大叔”的智能交际AI逻辑给特殊标记起来,但看他备份的内容有很多,就大概能了解到这个人平时有多少张面孔了。
屋内,一开始在认真看书的苏晚霞悄悄的瞥了眼病房的入口,在护士进来的时候,他注意到门外走廊里有一个影子。
发现这一点后,苏晚霞便悄悄的联系上了父亲苏澈,同时把薛佳念和徐元斌的信息都传送给她,希望他可以帮自己查一查这两个人的身份。
然而苏晚霞却不知道的是,在苏澈收到这些消息的同时,正在前往机场路上的薛佳念也收到同样的消息。哭笑不得的薛佳念也不废话,直接代替苏澈给苏晚霞回了一句:“安心,都是靠得住的人。”
苏晚霞没想到苏澈回复的这么快,但看到内容后也就不多问了。
他这回算是放心了,开始安静的看起书来。
门外,徐元斌正在就清晨收集到的样本进行深入的DNA根源分析,很快他就锁定了四组可疑的身份。
确定身份后,徐元斌更是直接入侵了拉萨市区的武装机动无人机的管理程式,开始调动这些机动无人机来替他找人。
拉萨很大,尤其是经过第五代超级城市改造后,旧城区就像一座依附在庞大城市群边上的小镇。现在拉萨居住人口多达三千五百万,算上流动人口,逼近四千万,如此茫茫人海想要找到并锁定一个没看到面容的女人,看似大海捞针毫无希望,可有了机动无人机和“天眼通”系统的介入,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做完这一切,徐元斌也放松下来,在找到那个女人之前,他什么也不用做。
……
而此时此刻,在新城区的一片复式结构居民生态塔内,最底层一片被“正在施工”封锁的黑暗区域里,脸色苍白如纸的女人拖着长刀于黑暗中缓慢前行,她的眸子里闪烁着一道光,似乎那就是指引她能够在黑暗中前进的方向。
生态塔是根据沙丘白蚁的生活习性建造的仿生居住结构,在这里,除却灯光等一些用电设施以外,并没有空调之类的保温系统,它是一个完整的生态循环结构,在这里有人,有可食用的菌类,还有各种栖居在此地动物,宛若一幅精美的人与自然的和谐画卷。
然而,在黑暗的深处,当女人拉开一扇巨大的铁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排排被猩红色冷光笼罩的巨大玻璃罐体,那些培养罐内是一具具鲜活的人体躯体,他们的样貌看似正常,实际上多多少少都有增生,或者异化扭曲的地方。
门开时,房间深处的一人抱着枪探出头来问道:“桑多卓玛,是你吗?”
女人扶着门气若游丝道:“水……”
说完她就砰的一声栽倒在门前。
……
一看书就很容易入迷的苏晚霞回过神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徐元斌笑呵呵的坐在床边看着苏晚霞,见苏晚霞视线从书上移开便问道:“饿了吧,晚饭想吃点什么?”
苏晚霞愣住了:“晚饭?已经晚上了吗?”
徐元斌哈哈一笑:“可不是吗,就没见过你这样看书看得如此废寝忘食的。”
苏晚霞尴尬一笑,挠了挠头道:“其实……我现在也不是很饿,大叔你呢?你想吃点什么?我请你吧?”
徐元斌却摆手道:“大小姐可是交代了,要我照顾你,哪能你来请我吃饭啊,再者说了,拉萨昼夜温差很大的,你可不能出去啊。”
苏晚霞被识破心思,顿时很无语的说道:“可一直闷在病房里人都要闷出毛病了啊。”
徐元斌闻言想了想之后说道:“不如这样,我带你出去走走。”
苏晚霞大喜:“真的啊!”
然而……
徐元斌所说的出去走走,其实只是给苏晚霞戴上了一种特殊的视觉同步眼镜。这东西是过去AR视界的变种进阶产物,通常用于医疗和军事领域。
装置由两个部分组成。
一个是脑机连接端口装置,由一个人戴在耳后,开启后会自动接入脑神经,并把这个人的视觉讯号捕捉复刻成两份,一份仍然交给这个佩戴者的脑神经去分析感受,另一份则通过量子谐律通讯生成具体的画面传递给视神经眼镜。
第二个装置就是视神经眼镜,也就是现在苏晚霞戴着的玩意。
过去搞户外直播,是拿着手机用镜头到处拍,现在好了,有了这套装置,你就可以第一视角“切身”远程感受了。
只不过……苏晚霞和很多体验者一样,非但不觉得高兴,反而……更难受了……
他嘴角抽搐道:“这跟看晚会短信互动有啥区别吗?”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