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智閣樓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92lqq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祕笈古文網 txt-第一三七〇章 強者尊嚴-g1bmw

祕笈古文網
小說推薦祕笈古文網
天心老人只是目光冰冷地盯着韩逍,并未答话。
脸上有些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什么。
正当韩逍以为天心老人被他说动,权衡当前的利弊时,天心老人眉心那个突出的红色圆揪上突然发出一道红光,照射在他的眉心。
直刺入识海中,打在神晶外的灯罩上。
没有造成任何暴力破坏,将整个灯罩染成了血红之色。
韩逍心中一惊,虽然红光被灯罩挡住,但他明显感觉神晶处于危机之中。
急忙同时催动三门三心灯的术法,神晶滴溜溜快速转动,洒出大量五彩光华,像给火中浇油,中心的灯火噌地蹿起来老高。
大量火苗从灯芯中飘出,贴到灯罩外表面,好像烧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嗞嗞的响声。
灯罩上迅速蔓延的红色慢慢停止,并逐渐褪去。
天心老人见一击没能奏效,双目中闪过一片五彩光芒。
一个巴掌大小类似神魂雏形的小人从他的眉心钻出,再次冲进韩逍的识海。
小人手里拿着两把像音叉一样的双股叉,对着神晶外的灯罩进行攻击。
韩逍没这么多花样,一招鲜吃到老。
再次给灯芯添油,催动火苗对小人进行灼烧。
两人就这么坐在竹椅上一动不动,互相盯着对方。
看似无声无息,实则刀光剑影。
天心老人不断换了十多种办法,全都是神识攻击,变着花样吊打韩逍。
韩逍被压制得无力反击,但自保绰绰有余。
心中终于安定了不少。
这个老家伙果然虚弱得很,神识攻击的强度是比上次遇到的那个神魂分身强不少,但他几乎要成神魂的神晶也不是吃素的。
他甚至还想要不要用斩仙飞刀反击一下。
最近几年又攒下两滴葫芦液。
犹豫了下,还是忍住了。
斩仙飞刀八成奈何不得天心老人。
天心老人实力再削弱,底子还在。
就像他现在,哪怕受到重创,肉身也不是兵阶、士阶这种低阶能轻易破坏的。
不如留着关键时刻偷袭偷袭。
天心老人忽然动了,右手猛地探出抓向韩逍。
一夕錯情:冥王的新娘 暗香
寵妻一加一:老婆難做
神识攻击无效,只有动粗。
他的右手掌心上裂开一道口子,变成一张长满利齿的大嘴,狠狠地咬向韩逍的鼻头。
物理攻击韩逍应付起来当然更得心应手。
右臂稍一抬就架住了天心老人的手腕。
一股大力传来,打得他的右臂隐隐作痛,座下竹椅不堪重负ꓹ 咔嚓一声就被压塌。
韩逍双腿弯曲用力撑住没有一屁月殳坐到地上,腾腾腾连退几步。
右臂的疼痛让他不惊反喜。
第一时间冒出的念头ꓹ 不是“这么强”,而是“这么弱”?!
这力道,差不多也就相当于实力上游的将区二级破凡期的灵兽。
吸血鬼:薔薇男爵之吻 珂藍玥
没破凡前ꓹ 够他呛。
现在嘛,哪怕打不过ꓹ 自保应该是没问题的。
天心老人右腿一扫,将竹桌扫成一堆碎片ꓹ 顺势踢向韩逍的腰间。
右脚直接裂开ꓹ 同样变成一张长满利齿的大嘴扑咬。
韩逍手中瞬间凝出黑白长剑,向下一挥正砍中天心老人的右腿。
当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长剑并未砍动,被震得稍稍反弹起来。
繁華盡頭愛過你
韩逍借力向旁边闪出几米远。
天心老人的肉身似乎异常坚固,但攻击力道没什么太大变化。
害怕天心老人有意藏拙麻痹他,韩逍也不主动出击,就见招拆招ꓹ 将天心老人的攻击防得密不透风。
心里竟渐渐有了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艱難一日
“哈哈,天老ꓹ 何必呢?有话好好说嘛ꓹ 别伤了和气。
我的提议仍然有效ꓹ 你让我离开这里ꓹ 我一定尽我所能尝试助你脱困。”
韩逍是真没料到这个老家伙弱成了这样,心中自信噌地就上来了ꓹ 一时间竟忍不住有点的瑟ꓹ 揶揄起天心老人。
天心老人沉着脸ꓹ 也不吭声,闷头攻击不止。
很快ꓹ 韩逍就发现,这些大概就是天心老人的全部招数了。
未來修仙時代 漂羽
除了神识攻击,就是近身肉搏。
肉搏还有一个奇怪的特点,用什么部位攻击他,那个部位就会裂开一张大嘴向他咬过来。
他心里还是有些疑惑。
豪門暗鬥:棄婦不可欺 宮墨兮
据他所知,三眼族并不擅长炼体和近战。
按理应该更多地使用术法对他进行攻击才对,老跟他硬刚个什么劲儿?
室友不直
斗了约半个小时,韩逍落于下风,但天心老人也奈何不得他。
從此紂王不早朝
忽然,天心老人身形一顿,停止了做无用功。
韩逍当然也巴不得不动手,后撤了一段距离。
“就是嘛天老,何必动粗呢,我们还是坐下来慢慢谈。
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一根筷子很容易掰断,一把筷子就不会轻易折断。
这个道理告诉我们,只要我们···”
韩逍说着,却发现天心老人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盯着他的眼睛开始变得越来越红。
额头青筋暴露,还一突一突地跳动着。
感觉有些不妙,当即闭上了嘴。
天心老人此刻心中的戾气越来越强,不断冲击着他的理智。
他受困了无数年,耐心早就几乎消磨殆尽,心境处于崩溃的边缘。
之前之所以对韩逍和颜悦色,是因为他觉得情况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要搁在从前,这种筑基期的杂鱼连入他眼的资格都没有。
如今落魄,不得已要利用这些杂鱼脱困,已经够让他跌份了。
好在,再怎么说他也算是幕后黑手,将这些杂鱼玩弄于股掌之间。
提前数十年传给韩逍两门术法,那叫布局。
用三心灯引诱那个三眼族圣尊和韩逍到此,那叫设计。
没了三心灯,他也不怕韩逍逃出手心不肯配合,他不出手韩逍一样无法离开,那叫威逼。
提出给韩逍灵宝作为酬谢,那叫利诱。
韩逍一直只不过是任他摆布的棋子罢了。
可现在呢,韩逍不仅谋夺了他的先天灵宝,还脱离了他的控制!
一条杂鱼,也配跟他谈条件?
跟他这个曾经神藏宇宙金字塔最顶层的几个大佬之一谈合作?
这是对他的羞辱!
他哪怕再和这条杂鱼多说一个字,都感觉丢脸!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可境遇再窘迫,他也不容杂鱼冒犯尊严!
韩逍揶揄的表情和语言,更是不断刺激挑拨他的神经。
天心老人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怒,汹涌的怒火迅速将他的理智淹没。
双目通红面色狰狞,仰天怒吼!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