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智閣樓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122ve熱門都市异能 玉虛天尊 無極書蟲-第五百四十五章天崩(下)-xq3th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四人脸色难看不已。
他们顾不得前几日雷君命菡萏掌控神庭的法喻。直接以自己的权限招呼诸神避难,暂时离开神庭。
然而这几日,菡萏和纪清媛封印神庭,诸神各自守在府邸。白素等人的传讯还没到,江白彦自爆引动的雷霆之力便先一步绵延到整个神庭。
和勾陈雷法同源而又不同的另一种雷霆覆盖整座神庭,瘫痪一切阵法,并张开天屏笼罩神庭,隔绝一切和外界的联络。
“白素,你当年留下的那桩姻缘务必小心。我用六壬神算查过,在极地妖洲还有一番波澜。不过有贵人相助,应该可以逢凶化吉。”
白素心中焦虑,忽然听到江白彦嘱咐。她愣了愣,扭头看向天环中的江白彦。
在天皇神雷中,江白彦身体由内而外传出一阵烧焦的味道。
“秦子建,我们几人中你最贴近勾陈六星之法。我曾去寻天皇陛下将天皇阁的勾陈星图拓印下来,或许对你有用。”
“邓全,我算过。你未来如果成为凌度宗的宗主,必然惹来一场生死劫数。所以,以后千万不要跟你师兄争,抽身而退,大道可期。”
“陈厉天,我算过你的前世。你前世和农皇有渊源,日后或许可以去连山界走一遭。”
说到这,江白彦自嘲一笑:“兜兜转转一圈,竟然跟仇家共事百年,着实可笑。”
对四位同僚嘱咐完,江白彦肉身再承受不住雷霆之力,直接化为灰烬。
但一道纠缠雷霆的灵光冲向勾陈神庭上空。
錯占君心 晴波瀲灩
陈厉天四人被江白彦遗言震动,看着地上随风飘逝的灰烬出神。
在这一刻,他还想着自己等人的未来前程?
可既然如此,为何……又为何执意和天皇联手,背叛雷君?
但到底是非常时期,看到灵光遁去的方向,邓全率先反应过来:“不好,菡萏仙子,快拦下他!那个方向是万神图所在!”
菡萏追逐灵光而去,而在万神图一侧,纪清媛蓦然现身,挥动仙剑阻拦灵光。
借屍填魂
她面色复杂,轻声道:“仙翁,诸神削去神位,百年苦行化为乌有,你真忍心?”
灵光轻轻一顿,再度化作江白彦的身影,只是在雷光破灭下,这道灵神也支撑不了多久。
看着纪清媛一直守在万神图前,江白彦干涩道:“原来府主早就猜到。”
说起来,这也是一位百年的故人。
女神攻略計劃
“不是我,是师兄。”纪清媛缓缓道:“师兄防备有人背叛,让我留守于此,并以百年情分劝说来人。”
“师兄说过,只要来人退走,权当今日无事发生。”
菡萏和勾陈神庭不熟,但纪清媛也算是万神图上的吕仙姑,和这边诸神稔熟。所以任鸿专门交代她,让她进行劝说。
“那么,那位大人可算到我们几个会来?”
狂风暴雨裹着浓云穿过雷霆天屏,出手抓向万神图。
在浓云暴雨中,低沉的声音响起:“老友,多年不见,却不想今日重逢便是永别。”
另一个女声随后道:“但千年大计就在今朝,我族能否延续,便看今日。万万不可留情。”
雨师、云母皆是多年修行的老人,和江白彦也算熟识。唯独东方家年轻的大风首领并不认识江白彦。
但这不妨碍他对江白彦的敬重。
舍命一搏,足见心志。
江白彦默默无言,再度化作灵光撞击万神图。
纪清媛面色冷峻,强行祭起太元仙府,对抗四位道君级高手。
只可惜,纵然菡萏等人赶来助拳,也没能拦住江白彦。
灵光裹着雷霆撞击万神图,将一道天皇神力轰入其中,抹掉上面的一个个名讳。
从江白彦开始,一个个神名抹消,神庭气运流逝。
白素厉声道:“江翁,你这么做,真要看着神庭坠落,天下大乱吗?”
灵光重现,江白彦抖了抖衣袍,淡漠道:“天下大乱?当今天下是神农家,而老夫是风氏。”
风氏?
纪清媛和在场众人一愣。
江白彦也是风氏出身?
“不仅老夫,整个六壬门都是风氏后裔。”江白彦自嘲一笑:“可惜,大人垂青六壬门,扶持六壬门当了勾陈神庭的附属门派。却也没有看出,我们这些无根之人的来源。”
“这不可能!”菡萏呵斥道:“风氏血脉和公子同源,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是啊,为什么他认不出?”没等江白彦说,云母讥讽道:“那就要问问神农家怎么做的了!”
“要不是他们绞杀风氏一脉,我们那些族人也不会封印血脉,甚至一次次轮回来躲避神农家的追杀!”
万神图微微震动,然后化作元气散去。
这一刻,神庭之中的所有神灵,统统失去神庭。
“奇怪,我的神位怎么削了?”
“咦,我的也没了。帝君在上,我最近没干什么坏事啊?”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九章少爺
“不对,我的妖劫来了!”
“等等……我的也来了,你们快闪开,别牵扯进来。”
此起彼伏的声音在神庭中响起。神庭上空,厚重的劫云一重接着一重。
可是江白彦立下天屏,这些妖神根本无法出去。
正如江白彦所言,万神齐度妖劫。这份劫数甚至牵扯整个勾陈神庭,足以让神庭坠落,九州震动。
九天彩云间,一道道仙光迅疾笼罩勾陈神庭。但无数劫云引发的连锁,根本无法逆转。
大风现身,那是一位年轻仙人。他背负大鸿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不屑道:“没用的。前番天皇陛下和道君们大战。这些道君根本没有恢复,无力救援勾陈神庭。”
离得近的玄都宫都如此,更别提昆仑那边。甚至妙玉等人闭关,根本没察觉外界的状况。
而唯一察觉的青玄大道君,则冷冷看着地仙界。在那里,他看到无数地魔虎视眈眈。
只要自己离开昆仑,这些地魔通过九地通道上来,整个昆仑化为魔境。
“天皇千年布局,这一刻全爆发了吗?”
青玄脑中闪过念头,他只能寄希望于任鸿果断些。主动摧毁肉身,然后元神轮回。
“只要遁入轮回,至少来世我能去渡你。”
……
勾陈神庭,菡萏心中冰冷。她已经想明白江白彦的用意。
勾陈神庭被封印,想要解开封印,放万神逃命,唯有内宫之中的勾陈雷君。
他这是逼迫公子出手,从而影响公子和天皇的争锋。
菡萏声音沙哑,颤问:“你……你就不怕公子坐视,纵容勾陈神庭崩毁?”
“不会,因为他是勾陈雷君。”江白彦已然支撑不住,他声音越来越低:“仙子,我追随他百余年。太了解他的为人了。”
“当年我怀着恨意,受天皇法旨来到他身边。亲眼看着他为了众生,一手建立勾陈神庭定仙道法度。”
“其心胸,其气度,足以令老夫折服。”
“但是,他也曾做过错事?”
“昔年,大人认为:合流太昊神农两脉,让天下人族混一,从此便可再无纷争。”
江白彦的声音突然一高:“但是他错了!”
“是,烈山皇如此,他愿意容纳风氏一族。但接下来的朱襄氏、赫胥氏。四岳氏、赤龙氏也能如此吗?”
他冲着内宫方向怒吼:“我风氏一脉千年以来,嫡系被神农皇族绞杀。大人可知,我前世,前前世,甚至上溯八世,统统死在神农一族手中!”
“我六壬门满门上下无数弟子,都是当年风氏弟子的转世身!”
“大人多次降临六壬门,从始至终没有察觉我们的身份。为什么,因为无数次转世后,我们身上根本就没有风氏嫡系的印记了啊!”
内宫,一缕流光闪动。
双目紧闭的勾陈雷君幽幽睁开眼,静静看着外界发生的这一幕。
……
勾陈神庭外,透过劫云翻滚,雷光闪耀的屏障,风天越看着里面的情景。
在他旁边,云溪垂手随侍。
“你也认为,当年三代做错了吗?”
云溪这段日子追随风天越,已经了解他的脾气。涉及三代阁主,那就是在火山口行走,一个不慎就要被他揍。
但涉及两脉人族这件事,他又不想违心说假话。
“说真话,我不罚你。”
我們的戀愛史
云溪鼓起勇气:“三代大人当年合流两族,或许是一番好意。我族气运不在,不能跟神农家争天下。但是几朝下来,我族备受打压,死伤无数。”
“我想……我想……”他偷偷看了一眼风天越:“您是朱襄氏时期的天皇阁主,或许也知道。”
风天越闭上眼,回想起来被自己斩杀的那位人主。
“所以,三代他错了啊。”朱襄氏喃喃道:“但这一切都是姜瑶妖女惹得祸。若不是她蛊惑,三代又怎么会和农皇联手,坏了我族最后一次机会?”
那场覆盖人间的大火,正是风氏夺取天下的好机会。但三代出手阻拦大火,才让神农人族得以存活。然后,不断欺压风氏……
遊戲之遊戲人生
勾陈神庭,双方对峙。
江白彦的身影已经在天雷中淡去,形神俱灭,只是还留下一道残影,继续对内宫道:“这一战,不为天皇陛下,只为我族考量。”
雨师:“大人,当年您消除神农一脉的火劫,主导两脉合流。这件事,终究是错了!若无您出手,此刻当是风氏天下。”
云母:“烈山王朝覆灭,后代数朝打压我族,可曾见农皇出手挽救?如今我族只剩东方、云氏两支嫡系,难道大人要见我族彻底覆灭吗?”
大风,那位年轻的仙人双手捧起大鸿剑,单膝下跪:“请大人容许陛下降临,您登基天极,化身人皇,以挽救我族天命。”
菡萏面色苍白,娇躯颤抖。
纪清媛轻轻抚着她后背,但看江白彦等人的眼神,带着几分敬重。
原本以为,他们只是天门余孽,只是为了天皇才对师兄出手。
但是她万万想不到,背后还涉及两脉人族的千年之争。
而且,哪怕这一刻,他们仍寄希望于任鸿,仍希望昔年的三代阁主化身人皇大帝,重新振兴风氏。
他们就这么相信,天皇对师兄没有加害之心,仅仅是逼迫师兄回归天皇阁?
但是,不论在场众人如何。
天空中的劫云终于落下,整座勾陈神庭在万重劫云碾压下,再也不能漂浮于九天。
这一刻,人间众生都能看到天空之中浮现的那座神城。也能看到这座神城携带的无上雷威,以及更上方的万重劫云。
从勾陈神庭所在的这一重元气潮汐开始。每当神庭下坠一层,一层元气潮汐直接崩塌,无数清灵之气滚动在天野,向着下一层坠落。
天崩了。
从第六天开始,下面一层层清霄大宇在万重劫云的牵制下,全部坍塌……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