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智閣樓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69nwh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南宋風煙路 林阡-第1798章 唯有套路得人心熱推-r5d9p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
十月下旬,吟儿先从海逐浪处听说曹王府有伤兵秘密回会宁,又从祝孟尝处获悉夔王府有弃子落魄到环庆。
伤兵是郭蛤蟆,弃子叫唐小江,没错就是那个本来和天火岛合作、维持生死符对岛民秩序的管控、一不留神输给胡弄玉和茵子、被范殿臣一脚踹开后遭到邵鸿渊替代的伪唐门门主。
“怎么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回来了。”吟儿有时候心里也会抱怨林阡架子铺太大,不仅他本人三天两头地在外面打仗,就连海将军、祝将军他们也只能出现在情报里。
尤其林阡自己,不回来也就罢了,偏留下三个复制缩小版的他,总是一见面就逼着她不得不去想他,想他却又见不到他!那心情实在是受不了,所以每次只要樊井稍微松口,她就会多练会儿剑法去逃避想他……
嘿,没门!才刚提惜音剑偷偷耍了两招,仨个缩小版林阡就你追我赶着你帮我助着端了一大盆水来“娘亲娘亲!”仔细随便一瞅,里面竟还有不少鱼虾,令吟儿见状掣剑大惊失色:“下河去捉鱼摸虾了?!”
“没有。是战哥哥捉的!”三个孩子异口同声,全把厉战奉若神明。
“哦……那就好……”吟儿看他们身上都不脏才安心,“谅你们也捉不到这么多……”
“娘亲,中午烧虾吃,好吗。”这时,熙河跑到她身边来摇晃她衣角。
“好啊!不过,这虾有点脏,要洗洗再烧。”吟儿献宝的欲望上来,立马让顾小玭在院子里支了口大锅,就地爆炒鲜虾给正巧在锯浪顶上的人们吃。
那当中有柴婧姿,有顾小玭,有樊井,有杨致诚夫人,有洛轻舞,还有风鸣涧——
相思莫相離 若雪飛揚
因孙寄啸临别时特意提到了上次锯浪顶之战曾犯境但被抓的俘虏,刚好吟儿又掌握到了金帐武士脱里的新证据,虽然先前她无论如何都撬不了那群俘虏们的口,但想着今次拿脱里去压迫他们或许是条新路?便吩咐风鸣涧将他们之中的几个领袖提出来给她重审。本该是她去万尺牢的,但风鸣涧说怕她行动不便,便亲自将人犯远远送了上来。
当然了,很可惜,一个上午都竹篮打水,否则吟儿也不会有空去练剑——那些人的表现一如既往,看样子是真不认识脱里。吟儿隐隐觉得,当晚被抓的都是实打实的曹王府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被第四方、第五方混入以及借以金蝉脱壳……
“风将军,吃了饭再走?”择日不如撞日,看风鸣涧像是立即要走,她用家常便饭的语气留他。
说时迟那时快,就是趁他俩对话之际,俘虏中有人一跃而起,似想要出其不意掩其不备。
无刃在手如何,遍体鳞伤怎样,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一干人等,早有越狱企图,故而默契响应,动作接二连三——谁殿后谁先跑居然都有分配。
以为盟军在造饭,他们就可以造反;觉得吟儿放手洗虾,就没办法再握剑;他们却独独忘了一点,之所以疏于防范,是因为完全不必!
水淋淋的手,血淋淋的剑。那少妇虽有孕七月都还身手矫捷,电闪般剑气出袖争如白虹贯日,沸腾血光瞬然狠厉冲入人群,精准无误地将带头行动的少年钉晕在地。随后更见她连人带剑入局,灵动有致地在激流中劈扫刺斩,不消半刻,那少年和其余俘虏已被她扫在楚河汉界,中间隔着一大片空地。
泰山压卵,林阡在山东,大概就是这样万敌不侵,可他们又不是林陌擅长化解绝境……
冷公主的復仇戀愛季
一众俘虏们愣了许久,都沉浸在她剑尖旋转的风花雪月里,眼花缭乱,心驰神往,蓄积已久的力气全忘了发出来,缓过神来,正待一拥而上,十三翼已随风鸣涧围上来将他们逮捕——盟军凭实力告诉敌人,就连喜气洋洋的会客室,也是个杀气腾腾的修罗场。
“主母,无需您亲自……”风鸣涧原想说,这些人轮不到吟儿出手,但说了一半就咽下去了,他也知道,实力摆在这里,主母注定是第一个发现的。没办法。
血色年
“我就说,这剑既出鞘,就该舞完的。”她刚好过了一把被孩子们切断舞剑的瘾,笑着重新回来把洗好的虾倒进锅里。
“盟主,你待如何……!”带头少年悠悠醒转,看手下们都被五花大绑押下去,而自己却被她区分对待,既惊又疑。
“哎……”她捉了一只跳出油锅还在挣扎的虾,把它放回原处继续翻炒,“都在锅里了还跳,认不清现实!蹦得高只会提前死,长得小才能不被吃。”
“盟主,杀了我吧!我败给你的‘以无形之象落于有形之身’,技不如人,但求一死——只望你别再对我用这般言辞羞辱!”少年涨红了脸。
邪魅舞夜–街舞女孩 淡墨菲痕
吟儿微微一怔,更证实了先前心里的判断:“我不想杀你,也无意辱你。小子,今日我们不管金宋、敌我、正邪,只问剑法、剑意、剑诀——我的剑,你看着如何?”前次锯浪顶之战,所有宋军在一旁对吟儿的剑法看傻眼时,有且只有这个少年虽是敌人却准确地报出她所想表达的剑境。
那时她就觉得,兴许可以再收个徒弟,弥补思雪和黛蓝给她的遗憾……
“天道为基,阴阳为气,大音希声。整个大金,恐也只有曹王、段大人在盟主之上。”少年说的时候语带敬重,竟好像是个武林晚辈在面对一代宗师。是嘛,曹王府还是有一批人不喊她悍妇的。
“哈哈哈,你叫什么名字。”她听到这样的夸奖喜笑颜开,差点没高兴地把油锅炒翻了,“这剑法,我教你呀!你给我拜师,这顿饭一起吃!”
“我叫……斡烈。”少年听得一愣一愣,自然对此始料未及!考虑片刻却硬是没上桌,抬头挺胸,视死如归,“这是更大的羞辱?!盟主,休想变着法逼我屈服!这剑就算你追着我教,我以后也必用它砍你们!”
武神毀滅系統
校花的神級兵王
劍域神王 魚頭初六
“好大口气!”风鸣涧刚好绑完人又折返,听得这话,还没跨进院门就愤怒拔剑,被吟儿远远拦下了。
都市電能王
洪荒世界的蜘蛛大佬
“主母,盟军找不到资质好的吗?!”风鸣涧愤愤,“缺徒弟,教我不行!?”
血紅雪白 王秀梅
“当然行。不过,今日这个徒弟我是要定了。”吟儿眼中透着不容置喙的霸气,“斡烈,且不说你现在是俘虏、放不放你看我心情。就算你先礼后兵阳奉阴违,没关系,师父教你的时候,总会保留一套对付你的法子。斡烈,我不怕教,只怕你不敢学!”
“谁怕谁!”那少年本就有对她剑法的憧憬,听得这句激将,也是暴脾气上来,“也罢,有朝一日我定能出去,不提升剑法,如何保卫家园抗击林匪?!倒是你,千万别后悔!”
“很好。乖徒儿,上桌吃饭先。”她一笑,招呼斡烈过来。
本来斡烈还有点大丈夫能屈能伸的意思,不过吃了顿饭之后性质就不一样了——他们在饭桌上就确定了关系。回到万尺牢,斡烈才知道被他的新师父套路……吃人家的嘴软!
强行请客吃饭,一切尽在吟儿股掌。宴席上,打量小徒弟,越看越满意,她笑着,在心里说:“父亲,孤夫人,凌大人,你们躲着我也没用,我就从教这斡烈剑法开始,入侵曹王府了。准备好了吧。”
她可以肯定斡烈不是夔王府或蒙古的,因为这人身上有曹王府特有的铮铮铁骨。实际年龄可能比她大,但表现得太像个愣头青了。
山东那群曹王府金军,也都是如出一辙的“百折不挠”。哎,什么时候起,这个词,居然是用来形容虎狼一样的女真人的?你们,早被同化成了汉人而不自知啊。
从八月到十月,川蜀凤箫吟、山东杨鞍、临安赵扩,林阡的三个后方共计发生了三场后院起火。对手分别为曹王府、夔王府、曹王府。盟军战绩为一胜一负一平。短短几十日,金人打出了“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气势——尽管这八个字本来也是留着形容汉人。
一胜一负一平?没错,有个“负”。山东杨鞍那里,还没完。
吟儿手里的最新信件都快揉皱,也不知怎么对同桌吃饭的杨夫人启齿——
若熙她,出事了……
据说,同一个夜晚还发生了另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林阡的饮恨刀被近身的叛徒或间谍盗走。
两件事不知有无联系,可矛头共同指向了一两个有前科的疑犯,尤其这是在李全被关押的情况下还生乱……杨鞍那样的性子,能不再起疑心?
“大江小潮,一浪一浪,没完没了。”吟儿叹了一声,视线投向东北——夔王府和曹王府真是车轮阵一样地斗林阡,但相对明刀明枪,他应该不太喜欢夔王府这种龌龊的战法吧。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