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智閣樓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jibx熱門連載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笔趣-第1193章 傾斜相伴-3znzw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见他笑得这么开心,凤小七就知道他并没有当一回事。
“凤殊很重视她和君临的婚姻,更重视几个孩子。她认为她有义务让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对君临也同样负有责任。
老实说,换做是我,在这一点上也未必会有她这样的觉悟。如果没有感情,分手才是对彼此的负责。凤殊却不这么看。她认为夫妇之间不一定需要拥有爱情,只要有足够的信任和默契,就可以一直走下去。
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和君临过一生。如果你执意捣乱,从中作梗,离间他们夫妇的感情,一定会被她毫不留情地驱逐。未必会将你赶出凤家,但一定会将你赶离她的身边。作为继承人的追随者首席,一旦被她所厌弃,就意味着你在家族里身份地位的丧失。你要想清楚后果。”
韓娛之夢幻少時
凤山微微一笑。
“放心,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何况你真的要相信我,少主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就算我时常忍不住说大实话,她也还是能够安之若素的。至于君四少,他能不能淡然处之的确不好说,我对他还不够了解。不过我们没有根本性的利益冲突,想必顶多也就是打打架而已。”
凤小七无语。
这人真的死猪不怕开水烫。明摆着就是将来时不时要趁着凤殊心情好就来上几句似是而非的话,说是故意揶揄她也好,还是挑衅君临也好,他是明晃晃地在展现自身的好兴致。
“你真的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啊?不,或者说,你根本就没有把凤殊和君临放在眼里。”
“你这可是冤枉我了,七小姐。现在我可以无视任何其他人,唯独不能够无视少主。她可是我身家性命的所在呢。”
“那就不要招惹她。”
“我已经是她的人了,七小姐。至于少主最终决定要不要使用我的终极功能,还得看以后她用不用得着。有时候你知道的,人在特别脆弱特别想要依靠外力的时候,能够毫不费力就够得着的守护力量,往往就会伸手去要。”
都市小神醫
凤山的话让凤小七瞠目结舌。
这人是真的打算要伺机而动了?
“别做白日梦了。就算最后凤殊和君临分手,你也不可能有机会趁虚而入的。凤殊她比凤家所有人都要保守,她认定了君临,就不可能会再选择其他男人作为伴侣。”
凤山闻言笑了笑。
“难道少主对于伴侣有雏鸟情结?”
“不。如果有,君临就不可能得到她的承认。”
“前面真的还认真恋爱过?是哪个星球的人?是男是女?做什么的?现在在哪里?”
凤山一连串的问题让凤小七翻了一个白眼。
“我只是猜测而已,具体并不清楚。你与其问我,不如去问梦梦。”
然而梦梦压根就没有理会他们的情况,现在依旧漂浮在凤殊头顶上空,因为雾化为虚体,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身形。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猜测?”
“和她聊过几次。我很少对人一见如故,偏偏不知道为什么一眼看到她就心生亲近。加上在战场上很少遇到能够让我有说话兴致的人,所以便难免拉着她滔滔不绝。凤殊对我的第一印象应该也还可以,所以很耐心,愿意回答的问题基本都回答了。
就像之前聊天时说的精神崩溃的事情一样,她明确地说自己精神崩溃过,因为体验过那种绝望的心境,所以认为能够避开这种崩溃就千万要避开才最好。
我认为有机会经历这种精神崩溃会更有利于人的成长,所以和她持相反意见。”
“七小姐年纪比你小,也没有在战场上杀戮多年,但偶尔言行看起来的确比你还要稳重一些。”
“你也觉得精神崩溃不好?什么事情都会有两面性,可以从正反角度去分析,甚至是多面分析。有不好的地方,就会有好的地方,就像有影子就一定会有光亮一样,不是吗?”
凤山摇了摇头。
婚癢 心亂止水
“精神崩溃意味着无边无际的黑暗,不,也不一定就是黑暗,也有可能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虚空。
良緣
進擊的寵妃 盛世清歌
一旦你进入那种不管往哪里看往哪里走都是黑暗的地带,漂浮其中无法找到任何一个支撑点,崩溃就会变成你的日常。
你当然会挣扎着想要寻找出路,只是漫无边际毫无头绪更见不到一丝希望,你会暴跳如雷愤怒绝望,自我解构,反复解释,无法提出问题,更无法解决问题,最时间一长,顺理成章地进入麻木不仁的状态。
运气足够好的话,没有花费太长时间,几个月或者几年就顺利度过崩溃期,然后迅速恢复元气,再次进入正常的人生章程。运气不够好的话,就可能是像掉进深渊里一样,数十年数百年如一日的在崩溃里挣扎求生,白夜如昼,寸步难行。”
凤小七怀疑自己听见了他声音渐消时露出来的一声叹息。
大天才的黑科技
“所以凤殊还算是运气不错的?她毕竟年纪不大。”
“按照我们得到的信息,少主尚未成年时便遭遇了家庭变故,不得不成为家长,负责养育自己和弟弟,后来还加上了儿子。尽管后来没多久就得到了萧家的帮助,并且得到了君家的庇护,归根到底,那也是物质上的保障,而不是情感更不是精神上的强有力支撑。
少主是一个重情之人。否则也不会倾心倾力地在父母去世之后照顾自己的弟弟,她原本可以选择更为轻松的活法。可为了和弟弟一起生活,她愣是咬牙成为了一家之长。
即使是到了君家生活,她也是出了钱去支付自己和两个孩子的各种支出的。虽然后来因为失踪而断了这一份供养,但不得不说她从一开始就很有原则,更有分寸。不单只有心这么做,更有能力这么做,这就是她作为姐姐和作为妈妈的底气。
君临爷爷之所以这么认同少主,恐怕也是从一开始就看到了少主的这一点自知之明。至于君临的三位兄长,是看在君临和孩子的份上才认同少主。这一点和他们老人的目光如炬不一样。”
“说来说去还不都是因为君临才会认可和喜欢凤殊?如果不是君临喜欢她,就算她是品行正直的人,实力强悍的人,那也是尊敬有余喜爱不足。
不管是什么时候的人,哪里的人,都一样,说是爱屋及乌,其实都是自私心作祟,认为是自己人,是和自己同一个利益圈的人,所以才会喜爱,才会支持。因为这么做可以明确得到回报,不这么做,很有可能就会连带着遭受损失。”
“七小姐,自己人和外人是两个概念。
少主对于君四少来说,现在毫无疑问是自己人,但对于其他君家人来说,却是未必,对于最初的君四少而言,更是未必。外来的媳妇,想要融入夫家,彻底扎根,通常都需要男人的喜爱,并且生下孩子,成功地将孩子养育成出色的人才,这才会得到夫家上上下下的认同。
但少主和君四少的婚姻,从一开始明显就是为了孩子而存在的,并没有感情基础。换句话说,刚开始的时候她并没有得到配偶的情感喜爱,所以即使是君四少本人,起初也并不认同少主。
超級護
然而那位君家元帅却态度不同。从得到的信息来看,他很快就认可了少主君家人的身份,不仅仅是法律意义上的君家人,更是情感认同上,或者说,精神意义上的君家人。
少主本就感受力非凡,从她常常不由自主地就进入顿悟状态可以看出来,别人对她的善恶喜厌,她是能够通过这种像是战意一样的直觉迅速捕获的,而且往往精准度很高。她对那位元帅也是尊敬有加,同时也有亲近之意。她一直都喊对方为爷爷。
拿现在这里的情况来对比一二,就可知她情感的天平是如何倾斜的。
她对帝国皇帝显然就没有带任何亲近的想法,但观她的言行,她对帝国亲王显然是真正的把对方看做是自己的手足至亲。正因为对那一位的由衷喜爱,她才会容忍帝国皇帝的小有越界。
那位帝国皇帝明显也通过三番四次的试探知道了她的底线在哪里,所以才会放心地肆意尝试。也多半是因为感受到了少主对他弟弟的亲近,他才会同样释放这种程度的亲近。
从得到的信息来看,他这人警戒心不是一般的强,可以说,君元帅并不如他城府深,眼界手段也恐怕和他有明显的距离。这人所图不会小,他现在就算不将谋划放在少主身上,也多半会和少主有所关联。少主无法撇开帝国亲王,就不能不接受这位帝国皇帝的有意接近。
未来会变成怎么样,还要看大局变幻,以及这位皇帝本人的想法。少主如果历练不够,哪怕意志足够坚强,原则性足够强悍,恐怕也会露出破绽,被他趁虚而入。
也许利用起来他不会枉顾她的性命,但是不是也同时会顾及我们凤家的家族利益,就不能一概而论了。
大概率上他不会叛变人类的立场,可如果他想要在他任上将帝国的星域尽可能地向外扩张,他就会对联邦和混乱星域产生威胁。不管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的这一种进攻,都会引起其他两方的防守与反攻。加上虫族,这几方势力在外域就有可能引起长久的腥风血雨。
我们内域如果在战场上防守得当还好,一旦战场前线崩溃,真的出现了漏洞,外域这边只会陷入更为长期的混乱。”
凤小七想了想,承认他分析的有点道理,但也仅限于有点而已。
“任何一个强者都有可能掀起一方动荡。只要实力足够强,就能够碾压弱者。
除非有实力足够匹敌的对手,否则强者自然会更强,弱者想要反抗,无疑是送死。不管是阳谋还是阴谋,在实力绝强的顶尖强者眼里,也不过是些过家家的手段。当真惹恼了他们,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够让人灰飞烟灭。
这个皇帝还不到那个级别。他城府再深,也轻易不会得罪其他有强者坐镇的家族。既然连一个家族都不敢轻易下手,那么就更不会轻易去对付联邦和混乱星域这样几乎等同于帝国同样势力的团体。在星域版图扩张之前,他得有足够的自保本事。”
然而塔姆尔帝国皇室人丁凋零,就算有足够忠心的部属,到底不如其他贵族之家依靠自身血脉多年扎根拓展所培养起来的虬枝重重。
女明星的貼身保鏢 不良人
穿越六十年代之末世女王
别人的枝繁叶茂是千年万年所慢慢形成的,一个家族的历史就可能就等同于一个星域的发展历史。时间所打造出来的铜墙铁壁,又哪里是青黄不接的帝国皇室所能够轻易打破的?能够和这样的怪物抗衡多年并且始终占据上风,就已经是爱德加斯汀作为皇帝的手段了得了。
凤山看着凤殊,沉默半晌道,“还是不要小看了他。”
凤小七耸了耸肩,“当然。我不会小看了任何人。”
永遠的寂靜之主
诸葛婉秋一直都强调说,任何一个弱者都有成为强者的机会,只不过看谁能够更充分的认识自己,更彻底的了解外界,然后更自如地抓住机会,更努力地发展自己,更不要命地成就自己。
她之所以能够在小小年纪时就经受住所有训练,并且在战场的摸爬滚打中迅速成长起来,就是因为诸葛婉秋的经历一直在激励着她。有朝一日,她一定要成为比诸葛婉秋更为出色的战士,让自己的足迹遍布整个虫域,让那些家伙听到她的名字嗅到她的气息就闻风丧胆。
凤小七心潮澎湃,豪气冲天。
凤山瞬间远离了凤小七,然而她却一无所知。
“难道这就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凤山苦笑。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凤殊的无奈了。明明和自己无关,只是随意聊聊天而已,但是身边的人却聊着聊着就突然进入了顿悟的状态。在不知情的人看来,这毫无疑问就是受了谈话之人的影响。
“前辈,前辈。七小姐也顿悟了。”
“看到了。顿悟就顿悟,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最好离她们俩都远一点,别靠太近了。”
要是连凤山也顿悟,待会有人靠近就麻烦了。它总不能将他们三个人的气息都一起掩饰得天衣无缝。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